漫话齐都酒文化 (王 毅)
日期:2016-03-16 19:33:03    发布    浏览次数:2199

 

   



齐都乃齐文化的发祥地,其酒文化源远流长,史书典籍上有不少关于酒的记载,民间也流传着一些关于酒的传说。春秋战国时期,齐国从国君到百姓无不好酒。齐桓公“善饮酒穷乐”,管仲在《管子.侈糜》中主张:“积者立馀食而食”,..多酒醴而糜。”《晏子春秋》载,齐景公“饮酒三日而后发(散)”,甚至“饮酒七夜七日不止”。齐景公夜饮“移晏子之家”、”移于司马穰苴之家”、“移于左丘据之家”,一夜之间饮酒地点四移,可见他嗜酒如命。《管子.弟子职》载,稷下先生们的饮食,“饭是卒(最后),右酒左浆,三饭二斗……”可见每餐都饮酒,酒量颇大。齐人饮酒之盛从酒器上可以得到昭示。古传齐侯是东周时期的稀有酒器,高一尺二寸,铭文共有一百六十余字,为齐国陈桓子(田桓公)作。七十年代从临淄出土的全国一级文物--金银错铜牺尊,重6.5公斤。仿牛形,昂首,竖耳,偶蹄,由头、颈、体、盖分铸组成,他设计新颖,工艺娴熟,是贵族用的酒器中的珍品。

齐国古人饮酒的酒令和场面在典籍中多有记载。春秋战国时期,宴会举行投壶之酒令。《左传》载,晋昭公十二年,晋侯和齐侯举行像周穆子与西王母互为酬答那样的宴会,席间行“投壶”酒令。将特制的“壶”置于桌子中央,主宾依次往壶中投掷类似箭一样的竹签,中者为胜,不中者罚酒一尊。齐侯举起竹签唱道:“有酒如渑,有肉如陵(齐南穆陵关),寡人中此,与君代兴。”晋昭公与齐侯(景公)每投必中,表明常为投壶之戏,且熟练自如。齐人饮酒不仅善投壶之令,且海量之极,放浪形骸。史书中对此也多有记载。在《史记.滑稽列传》中,淳于髡描写得更细致、细致::“……若乃州闾之会,男女杂坐,行酒稽留,六博投壶,相引为曹……髡窃此乐,饮可八斗而醉二参……

至北魏时期,高阳郡(今临淄西北隅)太守贾思勰写出了辉煌巨著《齐民要术》,其中介绍了二十多种酿酒方法,总结出了特有的制曲经验,所酿之酒“酒色飘飘与银光一体;姜辛桂辣蜜甜胆苦,悉在其中;芬芳酷烈,轻隽道爽,超然独异”。“高阳馆外酒旗风”,此地酿酒卖酒、饮酒风靡一时,“家家有佳曲,户户垂酒幌”。《齐民要术》称,“起自农耕,终于醯醪”,“厚土甘泉出美酒”。高阳城濒临乌河,水甘冽清凉为酿酒之佳水。酿酒还需要高粱,传说高阳城北,有薄田三四亩,有人采得高粱异种,种于薄田,穗子大于灯笼,粒如鸠眼,用此酿酒最佳,故有“开罐十里香,醉酒三年醒”之说。

至唐宋末期,齐都酒文化在诗文和传说中尤多。天宝三年,李白和杜甫在齐地蒙山顶相会,对酒高歌。李白赋诗曰: “飞蓬各自远,且尽手中杯。”杜甫有诗曰:“痛饮狂歌空度日,飞觞跋扈为谁雄?”传说宋太祖赵匡胤率兵至齐地高青,天旱不雨,河道、水井干涸,兵士口渴难忍,百姓献上蓄之多年佳酿,犒赏三军。其酒甘醇如乳,兵士少饮即止渴,士气大振。宋太祖欣喜赞道:“此酒止渴胜似扳倒数口井…….”从此,该酒便以“扳倒井”为名。

清代,齐都酒文化虽没有古代那样辉煌,但官场和民间交往中,酒仍起着它应有的作用。《茶余诗话》载:齐地德州酒,“北酒之佳者”。刑部尚书、著名诗人王渔洋过德州,地方官吏以酒待之,渔洋即席赋诗赞道:“玉井莲花作酒材,露珠盈斛发酒醅;清冷错著康王水,风韵还宜淑夜杯。”世界小说之王——蒲松龄曾至齐都城南南马坊,口渴难熬,恰遇老农汲水灌田,遂得一瓢饮,觉得其水甘甜可口,便劝其酿酒为业,老者信其言,终得佳酿。后蒲公又去“稷下表兄李笃之,家中相聚(发生临淄大地震之年)途径南磨房,老远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酒香,便走进一家酒店,恰巧与老农相遇。老农拿出一支特大的酒杯——蕉叶,让蒲公品尝。蒲公果饮一蕉叶,顿觉甘醇,异香扑鼻,便扼腕击掌,赞道“此酒比隋朝有名的‘三春竹叶酒’的韵味还要甘醇芳香!”临别老农又相赠一瓶,后蒲公访友夜饮此酒,作诗曰“..放杯尽饮三蕉叶,酒醒床头香梦残。”——《辞源》称:“蕉叶,浅口酒杯,形似芭蕉叶而得名。”蒲公始终“三蕉叶之三,三杯之意。蕉叶是古代酒器的名称。追说起来,蕉叶杯始创于宋代《宋诗抄陈造诗》云:“掀须得一笑,为汝导蕉叶”。《东坡志林》中有文云:“吾兄子明饮酒不过三蕉叶,吾少时望见酒盏而醉,今亦能三蕉也”。笔者愚见,因为未见宋代以前典籍、诗文中有“蕉叶”之名。临淄的三蕉叶酒之名沿苏轼、蒲公而来。此酒比隋朝有名的“三春竹叶酒”的韵味还要甘醇芳香,故名“三焦叶”。蒲翁喜欢此酒,作诗赞曰:“……放怀尽饮三焦叶,酒醒床头香梦残。”蒲松龄在稷下表兄李笃之家相聚,必备酒欢饮。在《腊月稷下雪中遣怀》中有“早旦三杯卯酒,彻夕一场僵卧”的咏怀;《元宵酒阑作》中有“雪里深处人人酒…..酣醉惟闻箫鼓乱,忘却身是在天涯”的抒写。蒲翁真是“一身天地窄,只是酒香宽”啊!

       清代临淄知县邹崇孟与本邑翰林院庶吉士、怀庆府知府王绪曾九月九日登牛山置酒狂饮,大有齐人好酒之遗风。邹崇孟即席赋诗曰:“……须臾入座列肴核举酒一饮千觞干。黄筹交错复弄笛,狼藉琼杯与玉盘。诸君怀抱怯俗虑,饮如长鲸吞波澜。我亦开怀浮太白,颓然一醉夕阳残。”王绪曾也乘酒兴和诗曰:“”……旨酒罗十觞,佳肴设八馈。戴月空山里,乐极转忘归。”两人即席赋诗既描绘了当时饮酒的盛况,也抒发了齐人好酒的胸怀。临淄人饮酒不尽量大、豪情满怀,且讲究情趣。牛山温泉是曲水流觞的好地方。临淄的官绅和文人墨客效兰亭雅集之俗,每当三月三,春暖花开,他们席地而坐,把酒杯放在托盘中,在蜿蜒曲折的浅流里,慢慢浮动。有遮眼者击鼓为号,鼓声停时,酒杯流到谁的面前,谁就赋诗一首。若是吟不出诗句着,要罚酒三杯。这种饮酒的方式,“放浪形骸”,愉悦身心,极富野饮之雅趣。

 

 

临淄区稷下文化园
稷下文化园微信公众平台
Copyright © 2015 稷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服务热线:杨宝玲13506437214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辛化路2838号
技术支持:讯丰(原淄博智顺)网络